信阳市| 北固乡| 资中| 宝塔山| 策勒|

永远的怀念

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: 2018-02-19 11:00:51 来源: 石家庄新闻网

永远的怀念

徐远英

进入二月份的十天之内,惊闻三位十分熟悉的优秀企业家相继去世。他们分别是原石家庄市造纸厂厂长马胜利、原石家庄市新华服装厂厂长吴砚田、原石家庄市显像管厂厂长李文良。在震惊、惋惜之时,更多的是对他们深深的怀念……

作为一名曾经长期从事企业报道的记者,我与他们十分熟悉,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在吴砚田和李文良的遗像前,我眼含热泪深深地鞠了三个躬,以表最深切的哀思。我老公代表全家到殡仪馆,送吴砚田最后一程。他还连续三天到李文良的家中看望。马胜利去世是看到新华社播发的消息,我也衷心地祝他一路走好!

几天里,我的脑海里不时浮现着他们的身影,回忆着他们的往事,提笔写下此文,以寄托心中的哀思。

马胜利作为我国国有企业承包第一人,率先打破“大锅饭”,使造纸厂一举扭亏为盈,他两次荣获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,为自己的人生谱写了最美的篇章。他为人热情、直爽,他敢说敢干,很有个性。我曾数次到造纸厂采访,就是在他最红火的时期,也从未遭到过他的拒绝,更没有看到过耍大牌、端架子。他多次真诚地说,企业改革的每一步都离不开石家庄市委、市政府的支持、帮助,作为最早报道他们企业改革的市级媒体,他更是发自内心地感谢。

他生活简朴,从未有过高的要求;他经常吃、住在企业。就是记者们去采访,他也不会刻意招待,或是在企业食堂就餐,或是饭打回来与记者们边吃边谈。我开玩笑地说他“抠门儿”,他不以为然,他始终认为钱应该用在刀刃上,用在企业发展上,那时也未见他给自己购置新车。基于此,我写出了《马胜利的住和行》,在《石家庄日报》头版刊登;在他改革的关键时期,我写出了《路遥知马力》,在《石家庄日报》头版头条发表后,受到社会好评。

从部队转业的石家庄市新华服装厂厂长吴砚田,性格耿直,讲话从来都是“扛着扁担进屋”直来直去,从不会拐弯,他重情重义,爱憎分明,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。他把部队的好作风带到企业,带领全厂职工拼搏进取,积极转换企业内部经营机制,连续多年主要经济技术指标、出口创汇均在全省同行业中名列前茅;他们生产的“鸣鹿”牌衬衣,曾在‘96国际名牌服装博览会上荣获国际金奖。他本人先后荣获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和“全国劳动模范”称号,并光荣地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。

同样是部队转业的李文良,是从企业基层一步一个脚印干上来的。因此,他熟悉企业的每一道环节和工序。李文良性格沉稳内敛,不善言谈,处事低调,初次打交道讲话有时还会脸红,但他骨子里有一股坚决不服输的劲儿。在他担任厂长后,由压力变动力,带领全厂职工转换机制,层层承包,使连续三年亏损的石家庄市显像管厂不仅甩掉了亏损的帽子,还实现了扭亏为盈,进入石家庄市五百万以上利税大户行列。他也光荣地当选为市人大代表,并荣获“河北省劳动模范”称号。

他们这一代企业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对党忠诚,不图名利,忘我工作,不辞辛苦,不计报酬。我始终忘不了马胜利乐观、开朗的笑容,诙谐的语言,敢干的作风;忘不了吴砚田做完腰椎手术后,身体还未恢复一瘸一拐去企业艰难上楼梯的情景,忘不了他浓重的雄县家乡口音;忘不了李文良一身工作服,常常在车间才能找到他的场面,忘不了他安静的笑容。

我十分后悔,在他们相继退休后,虽有一定的联系,却未能常到家中去看望。听说李文良患病在外地治疗,也未能前去看望;和河北电视台台长马来顺早就约好看望吴砚田,谁能想到他走得这么突然,留下了终生遗憾。

他们的去世,也留下了更多的思考,在医疗水平、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今天,他们本可以快乐地安度晚年,但都在七十岁多一点过早去世,得的全是癌症。客观上,他们当年拼命忘我的工作,过度疲劳严重透支了身体;主观上从繁忙的工作中退下来,也确实不太适应,思想上难免有不小的变化,有的心情能及时调整;有的则心情郁闷;有的看到企业的今非昔比,感到苦闷、痛心,他们已逐渐被人们淡忘。

今年春晚,韩磊一首“老阿姨”的演唱打动了多少人的心;习近平总书记紧紧握着老阿姨手的画面让多少人热泪盈眶,我就是其中一个。在今天国富民强的辛福生活中,我们更不应该忘记这些人辉煌的过去,他们为企业发展、城市的改革开放立下了汗马功劳,我们应当永远记住他们。我想,如果他们能够多和朋友们交流、沟通,如果社会各方能够经常关心、看望、帮助他们,也许他们会生活得更有价值。

真诚地希望还健在的老劳模,老企业家们,为了美好的明天,为了你的家人,请一定珍惜身体,珍惜生命吧!

编辑: 霍莉莉

相关文章
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
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
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 | 网站声明 | 法律顾问 | 网站地图

南昌市朝阳农场 大沽路 举村乡 石狮市民生路华联超市 杨庄北区社区
倒座庙社区 吉山一路 偏坡布依族乡 桅子坡 冢头